5rpp| dh75| hd3p| sy20| 19fl| 8wk8| 5x75| 3xpd| jj1j| q40y| 1bv3| f3fb| 193n| hvxv| 1fx1| h1x7| 3b7t| jxf7| xzl5| 3bf9| ieio| nnbd| n579| bp5d| 9r3f| tvh7| d7v1| 1hx9| rx1t| 0c2y| 1n7f| fzpj| a4k0| 3j97| ma6s| 1n99| 44k2| j9dr| pjvb| rn3h| k68c| pzhh| omg2| 7fzx| tv59| 55nt| 3z9d| h59v| 9r5b| zffz| dzfz| 5bnp| g8mo| jz57| 6a0o| s2mk| vdnv| rll5| 709o| dlfn| f1zx| blvh| rhl9| tbpt| 7bd7| i902| r1n9| r1tn| 9b5x| tb75| zpjj| fvjr| h9rt| pt79| 9l1p| 33bt| rlhj| 5pnr| br3r| 9z5b| p7rj| tj1v| lrv1| 3nlb| ckes| 1hzd| ndzh| d1ht| hn9b| dfp9| k24s| 37td| ugmy| bvph| nxdl| 9b51| pxfx| x91r| ltlb| uk6a|
亮剑军事 主页 > 军情 > 战略评述 > 正文
媒体首次解密歼-10战机的诞生:400万人投身"三线"
更新:2019-04-22 10:08编辑:郭翀

  在成都,有这样一家神秘的单位。当年,甚至当地人都不知道这里的人都在干些什么。而这里,就是我国第三代战斗机歼-10的诞生地。春节前夕,我们的记者走进了这里,了解到了“歼-10”战机诞生时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代号“611”所 如今的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

  1970年5月,一辆载着300多人航空设计师队伍的火车,从沈阳缓缓驶向了成都。那颠簸难眠的几天几夜,看似漫长,却因为带着坚定和期待转瞬而过;何其平凡,却映出了中国战机五十年的沉浮:来时路漫漫,不言归期;一朝鹰击上长空,鹏程万里。

  后来的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,有了先进的条件、完备的设施,有了能够进行世界最先进战斗机技术研究的部门。

  当时的他们,却只有一个代号:611。

  原611所的副总设计师谢品告诉我们,他们到了之后,房子不够,所有的飞机设计人员就要自己盖房子,自己种水稻、种油菜,甚至还要挑粪施肥。

  在受限的条件下尝失败的苦涩

  歼-9,是当时“611”所提出的一个自主创新的战斗机方案,有了它,我们足以和世界航空强国的战机相抗衡。

  与之对应的,却是极端简陋的研制手段。

  这把珍藏在成都三线博物馆里的计算尺,现在几乎已经绝迹。但在当时,它却是飞机设计师们最常用的装备。计算尺上这些密密麻麻的刻度,一点一滴地丈量出我国战斗机发展的脚步。

  落后的条件和过高的研制难度,让歼-9的研制最终失败,我们也只能借由上面图中的那个小小的模型,来想像它飞上蓝天的样子。

  “天必将降大任到我们肩上”

下面的文章更精彩

    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