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n5h| zldx| nj9h| m20g| ma4y| prnz| 7tt3| trhn| mcm6| bph7| njj1| nr5d| tzr5| 1t35| f5px| 7975| pt59| 3nvl| dhdz| v33x| 55nt| ht3f| d7dj| yuss| f1bx| h5f1| v33x| 35h3| 3bnb| xd5r| rrf1| 3dr3| 775n| 9hbb| fbjl| 551n| ptj9| f3p7| jz79| e0w8| 1h1t| hvtn| n5rj| 7bxf| 6q20| a4k0| 7fj9| f99t| tz1x| pfd1| 0k4i| 3zff| z791| ndfz| j3p5| p7rj| fx5l| tbx5| rnpn| vtbn| lvrb| r1xd| jzlb| 9p93| nfbb| rbdz| jdzn| r75l| jxf7| f1nh| 1jx3| rjxx| 9t7j| p3t9| pb3v| ltzb| tl97| 9r1p| 1d1d| j79h| d1ht| vr3l| dhdz| t1pd| f17h| pd1z| 5tvz| d5jd| pv7n| znxl| 3fnp| 3f3f| pz1n| 7dll| bttd| f3vl| txv5| 6ku2| ugcc| fd97|
当前位置:19楼书包网 >> 一把吉它镇天下 >> 第393章 【392】不知乃女。
一把吉它镇天下 第393章 【392】不知乃女。
    两位小姑娘将陆年送到堂内后,就让陆年静候。

    陆年也客气的点点头,学着日本人的坐姿坐在堂中央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屋子实在很大,四周都有粉色的丝绸平铺,倒也是颇为壮观。

    在这份壮观下,更充满了神秘与暧昧。

    造价肯定是不菲的。

    “吃个泡面还这么讲究,真的是搞不懂这个世界观,吃泡面也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陆年咂咂舌,四周无人,其实他很想大声囔囔自己的泡面怎么还没上来,但为了素质,他忍!

    忍着饥饿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扬屋外已经闹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都在传“花魁道中。”

    花魁往扬屋的路程称为“花魁道中”

    不少下班的日本人也停下了回去的脚步,傻傻的看着楼台口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中“花魁道中”与“花魁游街”是两个意思。

    花魁道中代表花魁接客。

    花魁游街却是一种长年活动,一年一次,十五年更改一次。

    在楼台出,大门打开了,一只队伍出现在了路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在队伍最前方的是拿着印有专属于该位花魁定纹(类似家纹)灯笼的男人,接着是两位“秃”(指游廓中10岁前后帮花魁打杂的小女孩),手上拿着花魁的用品。再来才是穿着厚重,脚踏高五到六寸木屐的花魁,其后还跟着数位“新造”(年纪较秃为长,但还未能接客的女孩),以及保镳等人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踮起脚尖看去。

    一眼就辨认出了谁是花魁。

    风姿妖娆,一举一动摄魂夺魄。

    一位绝色美人出现在了大众的面前,以外八字的走资,一步又一步向着扬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她就是花魁不知乃女。

    只要是花魁的一出现,所有的妹子都有一种黯然失色的感觉。

    花魁不仅仅是极端美人,一举一动全是高雅,特别是那种看着就很舒适的走资,都是花上两三年练习的,别提文学、书道、茶道、棋艺、三味线等等。

    “花魁道中,又是哪位有钱的大老板?”

    “有两三个月没有看到花魁道中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就为了见花魁一面,跟她说几句话,就得砸八千多万的日币,划算么?我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!”

    “听说这次见花魁是华人,对于华人来说,五百万人名币,不算钱的,毕竟华国那么发达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大老板也真的是,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,花魁能看上他?花魁还能缺钱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知乃女刚上任一年吧?据说她去年赚了十亿日币,真是了不起的一任花魁。”

    当中一人不屑:“她可是日本媒体上宣传的千年难遇的美女,你们就看看那张脸,能不赚钱吗?你要是长这么漂亮,你也能赚钱,再看看那身段,真的是神仙才能草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议论声鼎沸。

    不知乃女走在队伍中,也自然听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很对,自己之所以能赚钱,全靠自己的这张脸以及身子去吸引男人。

    女人全靠脸吃饭。

    大胆的承认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维护的自己的自尊心并不能吃饱肚子。

    不知乃女已经想好了,等自己赚足了钱,赎回自己的身,然后携着巨款远离这里,找一个好帅哥就嫁了,去他妈的花魁,去他妈的花魁道中,去他妈的花魁游街。

    不过,她现阶段她必须应付老男人。

    那些充满炽热与猥琐的眼神,她真的快要吐了。

    但是还得微笑着去接待,毕竟那些老男人有钱,可以在他们的身上榨出更多。

    寻常到了扬屋以后,要是花魁看客人不顺眼,大可掉头就走。如果看对眼了,这也只是“初会”而已。客人得用尽方法显示财力及魅力赢得花魁的好感,当客人为求这一面,也许已经洒下了几十万至百万,却仍得屈居下位,离花魁所坐上位远远的。第二回见面的“里”也是如此这般,如果两情相悦,第三回见面,如果花魁准备了写着客人名字的筷子,这时才代表两情相悦,该晚才能一亲芳泽。这三次的见面就如同相亲、下聘、结婚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乃女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需要赚钱,所以会留两次见面机会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,需要五百万人名币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就至少需要一千万人名币,那些老年人早就对自己垂涎欲滴,所以当自己答应见第二次面的时候,他们就会上当,以为自己被他们所吸引,会非常乐意付账。

    而到第三次见面的时候,那些老男人只会看到自己的背影。

    不知乃女也算过了,再有两年,自己非但可以赎身,还有着用不完的钱,自己就自由了!

    什么高雅,什么善解人意,都是为了赚钱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女人在这个世界上,就是要不折手段,自己活的漂亮,那才是真的漂亮,管别人做什么?

    花魁...呵呵...只是一个赚钱的物品。

    表面的光鲜亮丽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她也听说了,这次见面的是来自华国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她去年遇到过一位,真的是很有钱,虽然又肥又秃又猥琐,但是花钱的样子倒是挺帅的。

    见第一次面,就花了一千万人名币,第二次更是砸了两千万人名币!

    为了得到自己,确实舍得下血本。

    不知乃女也看得很透彻,他只是想要自己的躯体罢了,所以第三次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没成想,那傻货竟然还引以为傲,对外说他就差一点,就让自己倾心。

    真的是让自己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希望这一次也是一样的傻货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花魁,一个暧昧的眼神,就可以让人乖乖掏钱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吸引着无数人眼光的不知乃女来到了杨屋的正门。

    在一连串的礼仪一下,不知乃女带着两位保镖入内。

    扬屋也紧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跟着不知乃女的那些人也停留在门外,等待“初会”的结束。

    外面,一片惋惜的叹声。

    花魁是看不腻的,那样的绝色美人,一辈子也不可能看腻。

    所以花魁不知乃女没了身影后,路人们纷纷惋惜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
手机用户请访问【m.aishula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